吉亚网 > 综合 >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风月背后,是一对帝妃纠缠半生的爱恨情仇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风月背后,是一对帝妃纠缠半生的爱恨情仇

来源:吉亚网 发布日期:2019-10-28 17:00:28

作者:翟晓节

(一套半张脸的照片)

夜深了,江陵的湘东宫早已在月光下安静下来。只有东卧室还像白天一样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深仇大恨。

南梁台庆三年(549)的冬夜,荒凉荒凉的东宫庭院被雪覆盖,像兔毛一样。在冰雪的覆盖下,所有脏东西都变得清清楚楚。卧室里光线暗淡而安静,梳妆台上只有几朵梅花闪着细细的红色影子。

在化妆镜前,一个又瘦又瘦的女人正在精心打扮自己。她用紫茉莉粉给自己上漆,用粉给眉毛上漆,用玫瑰红盖住嘴唇。她苍老而悲伤的脸上布满了美丽和光彩。

然而,这种精致的妆容只画了半边脸。从很多年前开始,她就习惯画“半张脸妆”。她一生的经历就像涂了一半化妆品,一半灿烂如彩霞,一半枯萎如坟墓。这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件衣服,这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晚。

作为一名公主,她享有全世界女性羡慕的尊严和奢侈。然而,作为一个女人,她总是被丈夫拒绝,年复一年地被冷落,一层又一层地失去,直到她最终走到了死胡同。

是否因为我期望过高,我对最终结果特别失望。生活中所有的辉煌都需要孤独来回报,这是真的吗?

从心脏死亡到身体死亡,只有短短的十年间隔。

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悄悄地走到医院的小井旁。

只听到“扑通”的声音,仿佛一个重物掉进了井底,沿着平台边缘溅起一点点,如串联的珍珠,染湿了石头平台,晶莹剔透。她死了,像一朵飘走的云,像消失在水中的水。

北风又起了,带着惊人的寒意,把一丝黑暗吹进卧室。寒风肆虐时,梳妆台上的红梅向我道谢。

掉进井里的女人名叫徐昭佩,是南朝梁元帝萧艺的真正妻子。徐娘在《徐娘已经半岁了,身材依然匀称》中是指她。

对梁元帝·萧艺来说,除了王位之外,写书是他一生中最大的目标。他在阅读方面既有天赋又勤奋。6岁时,他写了《春令》作为诗:

游泳池已经关闭了很长时间,森林的花毛稍微厚了一些。

当风吹进花里时,阳光就会漂浮起来。

所用的词语简单而精确,意境简单而灵活,显示出非凡的才华。他学习非常努力。他曾在日记中说,从12岁开始,他一直读到天亮。他曾患过疥疮,他的肘部因阅读而受损。14岁时,他患有眼病,一只眼睛失明。之后,我不得不让左右随行人员每天读给自己听20卷内容,这种情况持续了30多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

《颜氏家训》的作者颜之推看到了萧艺年轻时努力学习的动力,但回忆起自己的晚年时,他仍然叹了口气。他说,梁元帝,作为皇帝的儿子,在他年幼的时候可以努力学习。我们穷人为什么不努力学习呢?

后世编纂了《四Ku全书》。萧艺在《子部》图书馆写了《金楼子》。“金楼子”是他的号码。然而,《金楼子》只是萧艺众多作品之一。据清代历史学家赵一考证,萧艺是历史上最多产的皇帝,共写了677卷。

田健十五年三月,邱琦在将军办公室遇到了刚刚成为豆蔻年华的徐昭佩。《南史》记载,徐昭佩是齐国元帅的孙女,他的父亲是吴昕现役将军徐坤。南朝四代时,许家有许多女婿,这是家族显赫的标志。

也许参加宴会的人太普通了,这让她看起来美极了,或者她沉浸在诗歌和书籍的世界里,很少见到如此年轻的人。简而言之,在那天,她真的走进了他的内心。第二年春天,徐昭佩成为萧艺的公主,当时萧艺仍然是湘东的国王。

十年后,钟庄的儿子小芳和宜昌的公主小韩震相继出生。爱情的果实终于结了,但他们的感情从强到弱变得冷漠。向东王宓一年比一年繁忙,新女性越来越迷人。许家又遭受了一系列不幸。他的祖父去世了,他的父亲失去了权力。萧艺再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他每32年进一次房子。

面对忽视,一个改变主意的女人最多只会写几首怨恨的诗,并提出两个毫无意义的抱怨。然而,徐飞个性很强,讨厌被宠坏。如果你是一个来自天堂的高贵的女人呢?鉴于我的家庭背景和外貌,嫁给你一个“独眼巨人”是一种委屈。现在你敢无视我。徐昭佩不满地做出了大胆的举动。她用自己的半张脸化妆来暴露他的伤疤,让他大量出血。

那天,萧艺走进她的门,抬头看见徐飞只画了一张半张脸,一半富有可爱,一半平淡苍白。看到他的惊愕,她笑着说,“王子少了一只眼睛。他只能看到我一半的脸。我只需要化一半妆。”自尊心受到伤害的萧艺离开了。

她陪萧艺去参加聚会。晚餐时,她喝得太多,喝得太多。萧艺耐心地把她送回卧室。当她有点醉的时候,她醒来看到他坐在床边。她故意翻了个身,吐在他身上。

她的大胆行为让她周围的服务员整天紧张不安。她看上去漠不关心:“王子和他的儿子总是谈论正义和道德。他们绝不会为了这样一件小事而烧小提琴和煮起重机。充其量,只是把我逐出皇宫。选择另一个人结婚比维持这种名义上的生活要好。”果然,勇敢来自理解。

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一粒尘埃里,怎么会有人类激情的空间呢?。她是一个明显喜欢和不喜欢的人。由于需求量很大,她干脆放弃了。在他面前,她试图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恶心的小丑。从表面上看,她显得不尊重和不屑。事实上,她想为自己找到一个答案,要么重获宠爱,要么忘记江湖。

她不满足于在他的生活中逐渐消失,她应该爱他,关心他,否则,何必去烦他。世界上最大的痛苦是爱和鄙视。

她决定在他心里找个位置。如果求爱是不被允许的,那么仇恨是必须的。既然他不在乎,她就更武断了。

她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招揽情人,而没有避开任何人的眼睛和耳朵。宫殿附近有一座皇家寺庙,埃塔乌苏马略里斯寺。有许多英俊而有才华的僧侣,南朝的佛教盛兴,他们为妃嫔和他们的妻子打开了参加佛陀崇拜的大门。徐飞遇到了才华出众、相貌出众的僧人致远,两人很快在萧艺的眼皮底下成为了朋友。

后来,徐飞与致远的关系变得脆弱。她把目光转向萧艺的亲密伙伴和吉冈。纪江生英俊潇洒,而徐娘的青春已逝。一天在法庭上,有人对江生说:“徐娘老了。”这既讽刺又好奇,吉冈反驳道,“虽然徐娘老了,但他仍然很深情。”

她是一个遇到强者时坚强,遇到弱者时软弱的人。在萧艺面前,她把自己武装成一只刺猬。她总是一副令人不快的姿态。在柔情面前,她完全解除攻击警报,变得轻盈优雅。温暖温暖人心。

所以“徐娘已经半岁了,仍然有魅力”在球场内外广为流传,每个人都知道萧艺戴着一顶绿色的大帽子。继吉江之后,徐娘有了更多的问候。每当萧艺在龙光厅与大臣们谈论老庄的禅宗时,何辉和徐飞都会在白色枕头上唱诗和歌,给彼此留下深深甜蜜的希望。暧昧的芬芳温暖,静静的芬芳。萧艺完全知道徐飞的魅力,但他仍然拒绝提问,假装充耳不闻。

她和他在感情世界里拼命战斗,一方故意推搡和测试另一方的底线,另一方决心让对方的苦心计算彻底失败。

太庆三年(549年),她和独生子小芳在塞北被杀。芳和其他人是他们年轻爱情的证明。有一次,他特地来找她,对儿子的成就表示感谢,并说:“如果有另一个像方舟子这样的儿子,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这应该是一个重修旧好的机会,但是徐昭佩捂住脸哭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感到一阵刺痛,她的心迅速陷入黑暗。

是不公正还是内疚?他们已经对峙太久了,没有理由和平相处。长期以来,他的冷漠和她的决心使得隔阂无法逾越。

儿子小芳去世后,徐昭佩唯一可以依靠的支持者崩溃了。萧艺在分娩时杀死了他心爱的妾王夫人。她受到指责,并在被判中毒后被迫自杀。从前,皇宫里所有的妃子,像徐昭佩一样,都不允许被宠坏。她邀请他们一起喝酒。当她听说一个妾怀孕了,她残忍地杀了她。但这次她说她杀了王太太,这是真的错了。她没有这样做,也懒得为它辩护。

曾经深刻而艰难的战斗最终变成了令人震惊的牺牲。她知道自己没有希望,掉进井里死去了。萧艺死后把她的尸体送回徐家给他妻子看。他还在《金楼子》中描述了她的淫荡,这使她死后仍受到世人的唾骂。

如果生活像第一次一样,萧艺和徐昭佩没有爱过对方,也没有拒绝过对方。从厌倦抬头和注意到相对怨恨,岁月已屈指可数。老朋友不如开始好。情感伤害总是相互的,杀死10,000个敌人,伤害3,000个自己。刀片插入对方的胸部,坚硬的刀柄不会伤到自己。

仇恨是伟大爱情的起点,所以绝望与希望是相通的。

徐飞去世了,她留在了历史的深处,带着侵蚀的印记,妩媚了很久。几百年后,南宋婉约诗人史大祖写了一首名为《夜的欢愉》的诗,诗中融入了徐飞的无数韵文。

柳莺的灵魂,翻蝴蝶梦的花,知道她担心潘阆。当我没有拿轻衬衫时,我偷偷地把眼泪藏了起来。

忘记过去,害怕彩带,早春窥视,清脆的雨塘。消除凝结,可能半张脸张开,感觉充满了许妆。

可能半开着,满是化妆品。这是多年来给那些困难时期的最温柔可爱的装饰品。尽管徐飞早逝,红梅早逝。

肖传国的父子文采一流,有一种经常谈论形而上学的学者气质。萧艺很有天赋,并声称热爱天赋。然而,他高超的才华并没有提高他的品格修养,反而使他虚伪而狭隘。

他经常把自己比作圣人,说他会不遗余力地招募有才华的人,但他的心嫉妒真正有才华的人。侯景起义爆发时,才华横溢的学者刘支林一路来到他身边。他嫉妒刘的名声,秘密派人给他下毒。然后他自己写了葬礼演说,还送了许多随葬品给他举行盛大的葬礼。

刘良陪萧艺游览河边,感叹秋天的美丽。刘良叹了口气,“今天可以说帝子已经落到朱蓓手里了。”《离骚》有句谚语:“帝子落到朱蓓头上,他的眼睛很遥远,他很悲伤!”“苗”是同音异义词,“苗”是瞎一只眼睛的意思。萧艺觉得刘亮在讽刺自己,从此对他怀恨在心。

萧艺亲自编纂了《孝道传》,呼吁所有人都要孝顺。在《金楼子》一书中,作者把他的父亲梁武帝·萧炎和几个古代圣人并列,说他是一个百万年一遇的好君主。但是当国家悲剧发生的时候,当他的父亲被扣为人质时,他却无所事事地袖手旁观,而是故意保持沉默。直到萧炎被证实死亡,他才假装成勤务兵。他隐瞒了父亲的死亡一年。直到登上王位,他才假装悲伤。他还为萧炎雕刻了一个珍贵的白檀香头,早晚焚香鞠躬,恭敬地汇报一切。

为了登上王位,他不顾父亲的生死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肖传国的几个侄子被囚禁在江陵田健并遭受酷刑。当真正的外敌占领首都并占领萧艺时,幸存的侄子们被释放了。他们戴着枷,全身溃烂,肌肉基本溃烂。看到这悲惨的局面,敌军指挥官忍不住责骂萧艺:“这些都是你的亲戚。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待他们?”他沉默地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萧艺的叔叔王林生了九个儿子,他们都容光焕发,是人民的龙。他嫉妒这些堂兄弟抢走了他的风头,故意把姐夫的名字从卑微的出身改为王林,以便在口头上占他们的便宜。

他一生努力学习,收集了40多年的书籍,收集了14万本珍本。他登基时,梁国与北魏发生了冲突,产生了强大的敌人。亡国之际,他下令烧毁十四万册书籍。他哭着说,“太多的书导致了今天的灾难。”这已经成为秦始皇烧书坑儒后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化破坏。

萧艺的皇帝梦只持续了两年,当江陵被西魏军队攻占时,这个梦破灭了。萧艺被西魏军移交给他的侄子查晓。查晓没有放过虐待他的叔叔。在他以各种可能的方式羞辱了他之后,他把一个沉重的土包放在他身上。最后,他的骨头和肌肉都断了,他的死是悲惨的。那一年是公元555年,他只比徐昭佩多活了六年。

江山一直在那里,只有政权一直在打仗。在一个男人的世界里,政权更迭和男女之间的战争总是隆隆作响,令人震惊。当世界平静下来的时候,也许我们听到的那些女人的哀叹是历史翻开的声音。

后来,萧艺和徐昭佩之间的爱恨之争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话题和闲话。

岁月漫长,山川安全。悲伤不唱,南朝旧歌。

政治家的气质太强硬了,女人的温柔和魅力总是交织在一起,拼凑出一个精彩的故事大纲。

土地危险长,自然危险长,金陵王应该有姚光精神。不要吹嘘这个地方被划分成世界,只有徐飞一半化妆。

漂浮的生活就像一场梦,就像梦是一场梦。浮动生活怎么样?像梦一样的梦。

历史只是一个转机。敌意的过去已经持续了一千多年。

[作者简介]翟晓杰,湖北荆州人,武汉大学新闻系硕士研究生。他负责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编辑工作,发表了100多万字的散文、诗歌和小说。

提示: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在《红楼梦》中,母亲和儿子是最悲惨的:儿子喜欢什么,母亲讨厌什么。

两个典故“半面妆”和“半老徐娘”的由来

张邦昌:宋朝唯一被朝廷杀害的国家领导人?

云南11选5

东博会国外支持商协会共商合作
环球时报社评:中美实现突破,应该高兴而非唱衰
佘春明会见生态环境部强化监督定点帮扶组
沪深两市低开 机构称科技板块值得继续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