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亚网 > 综合 > 壮丽70年 奋进新时代:村民出行不再难

壮丽70年 奋进新时代:村民出行不再难

来源:吉亚网 发布日期:2019-10-28 15:44:14

二级沥青路穿过东峪村。源地图

宽阔平坦的柏油路直接通向村庄外面。侯双雄照片

夜幕已经降临,山路崎岖不平。十多岁的金生走在河道的岩石路上,在黑暗中开车到了村子里。不时地,他的脚滑了一下,差点摔倒,“人们扔麻袋”。天还亮着,金生去城里买新年的商品。现在他错过了晚餐,肚子空空如也,走了一天后,他的腿和脚又酸又痛。在他面前是村民们所说的“鬼冢”。为了给自己壮胆,金胜拔出火柴,准备了很久的第二脚踢了一下,点燃大炮,扔掉,然后跑开了。第二次踢脚板齐射爆炸了,大炮的光吹出了一个模糊的山影,大炮跟着它走了很远...

回忆起几十年前的童年记忆,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岔口乡东峪村的村民王金生记忆犹新,“我现在到哪里去,一大早就能翻越群山?这是一条非常容易的路。两个小时内我不能不来回做午饭!”谈到过去70年乡村道路的变化,76岁的金生突然开口了。

村民们一直期待着修建一条好道路。

太行山西麓的黄土高原纵横交错,沟壑纵横,地形破碎。大大小小的村庄分散在各处,建在山上。东峪村就是其中之一。像周围的其他山村一样,从山脚到山顶,每个家庭都是相连的,每个家庭的石窑洞“生长在山上”,可以从一个家庭的屋顶爬到另一个家庭的门口。

只要金生还记得,村子里就有几条不同宽度的不平石路。据老人说,这些道路是从东峪村修建的。一代又一代的人从山上收集石头,并一个接一个地安放起来。“山上的土路很难走。土壤疏松的地方,下雨时会崎岖不平。白天它会掉下来,晚上就更不用说了。石头还更平整。”金胜回忆道。

20世纪60年代,金胜是一个20多岁的强壮年轻人。为了响应在村子里修路的号召,他和他的村民们自愿一起从河道里运石头,用石头路连接每个家庭。几年后,村民们慢慢地用河沙填满了道路的裂缝,路面也变得光滑多了。与山上原来光秃秃的土路相比,石头路要坚固得多,几乎不需要维护。村民们只是踩着石头在山上走来走去,挨家挨户地走着。四十年很快过去了。

“石头路还是不容易走。有些石头需要很长时间。当水流湍急时,它们非常平滑,就像镜子一样。如果你再下雪,你会绊倒的。”住在东峪村顶层的赵素琴回忆道,“女孩穿高跟鞋很时尚。如果他们来我们村子,村子就进不去了!鞋跟将随时插入石缝。”

通往村庄外面的道路更加崎岖不平。70年前,从东峪村到该村只有一条河道。人们走出海滩上的乱石堆很多年了。他们只能和驴子一起离开。车辆根本无法通过。为了解决村民离开村庄的不便问题,人民公社组织了一条土路的修建。只有当村民离开村子时,才能有一条真正的“路”。当路况好的时候,他们可以开一辆小拖拉机。很快就会有一条特殊的公交线路,没有事故,一天一辆公交车。

与以前的河道公路相比,人们离开村庄要方便得多,但土路并不令人满意:汽车、自行车和行人混杂在一起,有些路段坑坑洼洼、狭窄肮脏。天气好的时候,汽车一经过,灰尘就会飞扬。行人和自行车必须停下来“让路”和“被动地吃掉地球”。雨雪天气更糟,到处都是泥坑,汽车经常抛锚,自行车不能骑,村里和村庄里的道路维修工人不得不用锄头和铲子一遍又一遍地修理和修补,这需要时间和精力,但收效甚微。

“我们的村子什么时候也能建一条好路,没有必要这样做。”进一步“升级”村道是东峪村民的一个长期期待。

村子外面,山路发生了很大变化。

随着21世纪的钟声敲响,东峪村的村民很快告别了“风雨泥地三尺”的旧日。

“国家有条件通过强化村庄建设小康社会”是一个“底部覆盖指标”。进入21世纪,国家加大了对农村公路建设的投入,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十五”计划强调,要加快农村公路通达工程建设,使具备公路通达条件的村庄和行政村,特别是西部地区和有公路通达条件的老、少、边、穷地区的村庄和行政村,能够尽快通达公路。随着全国农村公路建设的全面展开,从2002年到2006年,平定县掀起了农村公路建设的高潮,即“建村修路”。在短短几年内,东峪村所在的岔口镇共完成了45公里的农村公路建设。

在完成“数量”增长的同时,国家也对农村公路的建设和养护提出了更高的“质量”要求。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四好农村公路”建设要求,强调农村公路要进一步建设、管理、保护和运营。近年来,平定县实施了“四好农村”建设要求。到目前为止,岔口乡已经完成了30公里的公路建设。

现在,东峪村的出口路呈现出新的面貌。宽阔平坦的柏油路在岔口贯穿整个城镇。一旦出了村子,沥青路可以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直接到达阳泉市。岔口镇也每小时开放一次通往阳泉市的公共汽车。不再有“一天搭一辆车不回来”的尴尬。

“这真的变化太大了。岔口乡也开通了高速入口。从村子到高速公路需要10分钟。到太原和北京不到几个小时!高铁也很方便。阳泉北站可以在2小时内上车到达北京!在此之前,我常常想北京有多远。我都想不起来了!”金胜笑道:

村子里的石头路也“改变了它的旧面貌”赵素琴一家住在山顶。就连强壮的年轻人也不得不从山脚下的村子入口“爬”十分钟。苏秦奶奶是个“小脚女人”。每次她想到要在苏秦家呆几天,她都特别担心:拄着拐杖,拐杖会嵌在石头缝里。不要拄拐杖,又老又绑脚,真的很难。每次我去苏秦家,老人都要把我从山脚一直抬到山顶,这很不方便。“现在好了!每栋房子前面的道路都被拓宽并硬化了。如果奶奶还活着,她可以不被抬着再来我家几次。一辆更小的汽车可以开到村民的门口!”苏秦激动地说道。

该村道路的改变得益于街道和车道的硬化。为了优化农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出行,近年来,农村街道硬化工程在全国陆续开展。2011年至2012年,平定县街巷加固工程启动,318个行政村2826公里的街巷全部加固。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东峪村有2公里的硬化街道和3公里的小巷。从那时起,水泥路就成了“家庭纽带”,村民们再也不用担心旅行了。

通过“救命之路”,也来了“财富之路”

说起他父亲三年前的脑梗塞,赵素琴仍然很担心。在过去的20年里,她和她的两个弟弟一个接一个地参加考试,离开村庄,定居在城市。然而,他们年迈的父母仍然不愿意离开他们的祖国,坚持在他们家门口看守一些蔬菜地。“幸亏村里修路,打了个电话,120马上赶到,把人拉到医院。如果是这样,救护车就不能进来了。”苏秦不敢进一步思考。

过去,通往村子外面的土路坑洼洼,救护车很难到达村子。即使他们愿意,他们也常常找不到路,赶不上救援时间。“现在只是一个电话。如果你找不到它,你可以通过导航到达那里。”金胜说。

几十年前,这个村子患了一场重病。没有车可以送它去。人们必须扛着肩膀和背,拿两个极片,一张床单,绑麻绳来做担架。看到病人快要死了,他跑到镇保健中心。有时健康中心处理不了,甚至把它带到县医院甚至城市医院。即使它被带到最近的车站,它仍然会在30多英里之外,而且我仍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等上公共汽车。“路太难走了,耽误了很多事情。有一次,它差点被带到镇卫生院。已经两个小时了。当我看着它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我只能把它带回去。最后,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病。”金胜回忆道:“还有一次,我的女儿,乡村医生,说她发高烧,根本无法应付。当她看到自己的嘴抽搐着,怒目而视时,她冲到村子里,给输液输氧。直到那时,她才救了自己的命。”

去医院不仅是个问题,而且买一些日用品也不容易。过去,村里的物资供应不足,有时我们不得不去城市获取我们需要的一切。虽然镇附近有去阳泉市的火车,但从东峪到火车站要走40多英里。大多数村民一大早就带着干粮和驴子去阳泉。他们整天穿越高山。那天他们经常没有时间回到村子里,需要在村民家里呆一个晚上。“尽管贫穷潦倒,人们还是热情好客的,不管他们去哪里,他们都可以要些水,休息一下,待上一夜。有时候,当你运送谷物时,你会为你的主人挖一升玉米和小米。”金胜说。

时代变了,为了满足村民的日常需要,村里建了一个食堂。在假日或婚礼和葬礼的时候,一个人可以花几十美元租一辆车,在阳泉买好东西,在两个小时内往返,节省时间和精力。

畅通的村道不仅给生活带来了便利,也给村民带来了“财富之路”:集粮车可以直接开到村里,当场称重付款;在水果和蔬菜的收获季节,一些村民开车把无尽的蔬菜和水果带到县或市出售。当市场好的时候,他们可以在半天内把所有的蔬菜和水果卖回村子。"这条路容易走,东西容易卖,汽车节省燃料."谈到目前的村道,村民们都竖起了大拇指。

家不再“遥远”

20世纪80年代的一个清晨,15岁的赵素琴拖着行李,走了一条从东峪村到岔口镇的8英里长的土路去平定县上高中。这是她第一次离家去县城。没有公共汽车直接去村子里的县城。她只能绕道而行——先乘公共汽车去阳泉市,然后回平定县,离开县城汽车站后,她必须再乘公共汽车去学校。然而,旅行一百英里需要一整天。

因为跑去学校需要太多时间,大多数高中生住在学校,每月回家一次。每天晚上回家之前,苏秦和她的同学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宿舍关闭了,没有人休息。每个人都在“疯狂地聊天”,谈话持续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于是精神抖擞地起床,收拾东西,匆匆回家。在回来的路上,我带了些干粮,绕道阳泉,颠簸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吃了妈妈做的热食,躺在炕上,我才感到疼痛。只有当我兴奋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上眼睑和下眼睑之间的争斗。

高中毕业后,苏秦考了省会太原。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离开家乡。每次我回家度假,我都得乘几趟火车早起,然后匆匆忙忙地走一天。后来苏秦在太原结婚生子,因为她没有时间照顾新生的女儿,不得不送她回老家。黎明前,她抱着孩子冲到火车站。他答应火车会晚点8小时。最初,苏秦的父亲在阳泉站找到了一辆车,并接了母亲和女儿。结果,她等不及左右,只好开着一辆空汽车回到村子里。当苏秦带着她的孩子去阳泉站时,天已经黑了。考虑到孩子太小,她不得不叫一辆李霞出租车。司机一路痛苦地抱怨,后悔不该下车:道路崎岖不平,散落的石头不时擦到底盘。这辆公共汽车花了苏秦100元的车费,几乎相当于当时半个月的工资。

“现在,太原到阳泉通过高速铁路,每天20列火车,一趟只需40多分钟。这个村庄也是铺砌的。开车到村子只需要10分钟,到太原需要2个小时。一天从太原来回跑很容易。从村子到城市还有一辆公共汽车,非常方便。”说起这些年来回家的路上发生的变化,苏秦感觉非常深刻。“经常回家看”不再是只在节日唱的旋律。当你回家的时候,你不必提前计算。当你想念父母时,你可以在周末回来“一说就回家”。

平坦的道路给山村带来了人气:李家庄村开始红色旅游,大千村开始古村落开发,红岩岭村的黄愚洞远近闻名...许多村民可以在家赚钱。看着周围的村庄开始进行特色旅游和农场采摘,东峪村的许多村民也渴望在未来尝试,离开家去工作谋生的痛苦和无助将被消除,家将不再是一个日夜难以到达的“遥远的地方”。

中国农村公路建设

1949年底,中国的公路长达80,700公里,其中只有32,000公里是铺面公路。当时,公路没有进一步划分为国道、省道、县道和乡道,因此农村公路的确切里程还不确定。然而,从经验来看,当时农村公路的里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978年,全国农村公路总里程为59.6万公里。大多数道路是外部道路(不符合或不符合所有国家公路技术标准的道路)。维护和绿化的道路很少,许多乡镇没有道路。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深入建设“四好农村公路”,实施“交通扶贫100条重点道路”等项目,进一步提高农村公路的覆盖面和质量。

到2018年底,全国农村公路总里程将达到404万公里,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83.4%,其中91.3%为等级公路。合格的乡镇和村庄可分别使用99.64%和99.47%的硬化道路和99%和96%以上的公共汽车。“四好”农村公路长效机制正在形成,建设、管理、保护、运行良好。农浦的调查结果显示,该村61.9%的主干道都有路灯。

艾迪:没有防好对手的反击 球队在往好的方向走
2019“人才专列”将开启 深圳将赴12所重点高校揽才
4、5岁孩子‘动作不协调’!若忽略未来恐跟不上同学
鲁梅尼格:佩里西奇的表现非常出色,我们感到很满意